4小说网 > 囚婚 > 67第六七十七章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67第六七十七章

小说:囚婚作者:如花美眷  似水流年字数:14086更新时间 : 2013-05-26 01:11:40
    大厅里,傅冰和傅宸姐俩儿一人一条毛巾,分别蹲在大厅的两端,光着脚丫,看着对方都是会心一笑。 

    两人默契的点头,随后开始朝对方发动,偌大的大厅里,飞速的朝正中央前进,一分钟后,终于在中央交汇,两条毛巾对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俩哈哈大笑,将毛巾放在一旁的水里摆好,然后再接再厉的擦地板。

    锦瑟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他俩笑意盈盈的模样,心情颇好,笑着道:“宸儿,快去换衣服,该去拿蛋糕了。”

    今天是傅家两个双胞胎七周岁的生日,老五傅寒已经被他大哥二哥带着去买玩具了,哥俩儿前几天就商量好了,拿蛋糕的拿蛋糕,买东西的买东西,现在时候也不早了,是以锦瑟才过来喊儿子,提醒他一声。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。”傅宸抬头跟妈妈笑,想了想又道:“妈妈,是你带我去吗?”

    “宸儿想要谁去呢?”锦瑟笑意盈盈的反问一句,走上前替他擦擦儿子头上的汗。

    “嗯,其实,”小家伙儿挠挠头,做认真思考的模样,然后一脸期待的道:“爸爸呢,我想让爸爸妈妈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锦瑟刮刮他的小鼻子:“爸爸在外面的车上呢,快去换衣服吧,该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傅宸小盆友这才高兴的哦了一声,兴冲冲地拉着姐姐上楼换衣服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临出门前,三岁的池琪再次有些不确定的问妈妈:“妈妈,你和爸爸真的是在赫舍给我庆祝生日吗?不会再变了吗?”

    正在给女儿整理服装的池妈妈温柔的笑了,摸摸女儿柔软的头发,柔声告诉女儿:“当然是真的了,琪琪不是很喜欢那里的蛋糕,爸爸妈妈答应你的,一定会带你去的。”

    池妈妈并未多想,只以为是她和丈夫平日工作太忙忽略了女儿,所以她才会有这样的反常,是以并未疑心,只是一再跟女儿保证。

    知道女儿喜欢吃那里的蛋糕,昨晚丈夫还特意跟朋友借了会员卡,想着今天无论如何也得满足女儿的心愿。虽然他们的家庭在京城也算富裕的了,但是还没奢侈到经常到赫舍消费的地步,是以并不曾有会员卡。

    池琪很高兴,坐在车里的时候也和爸爸妈妈说个不停,显而易见的开心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傅宸和妈妈取了蛋糕出来,正准备跑回车上找爸爸的时候,却在大厅看到好几个人,不知道在干嘛。

    他是跑出来的,妈妈还在后面,傅宸停下脚步,站在那里一边等妈妈,一边朝那边观望着,很是好奇的模样。

    有一个被父母抱在怀里的女生很大声的对对面那个小女孩儿说:“你看,我说过了吧,你今天肯定不能在这里过生日!”

    然后就听到服务员跟那个小女孩儿的父母说:“不好意思,今天有客人包了全场,所以已经没有位子了,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傅宸很生气,尽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,只是觉得那个看起来趾高气扬的女生很讨厌。

    对面的那个小女孩儿眼睛里已经有了泪,傅宸看到她拉拉妈妈的手,对俯□的妈妈说:“妈妈,我不在这里过生日了,我们换个地方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池妈妈不忍看女儿这般难受,听到丈夫温声对服务员道:“有会员卡也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服务生也很为难,她也觉得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儿很让人心疼,可是她不能违反规定,已经有客人提前包场,还是就在这一家三口来之前,若是早来一会儿,还可以有位置的。

    对比这个小女孩儿的失落,对面的那个穿着公主裙的女生满是得意的神色,一脸傲气,对她的爸爸说:“爸爸,你一定要包下全场哦,一个桌子都不能有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那个小女孩儿一家已经转过身去要离开,女孩儿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失落,傅宸想要抬步上前,却发现妈妈已经走到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他拉着妈妈的手,扬起头对妈妈道:“妈妈,可以让那个小女孩儿在这里过生日吗?”

    锦瑟也将刚才的事听了个大概,对儿子的表现很满意,且不说他如何去做,单是有这份心就已经足够,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了,”锦瑟看着儿子期待的目光,鼓励他:“儿子,你和那个小女孩儿是同一天生日呢,不如你亲自去请她好不好?”

    傅宸笑了,看看四周,又摸摸口袋,没有发现什么可以当做礼物的地方,忽然灵机一动,那个小女孩儿的爸爸妈妈并没有带蛋糕,说不定是要在这里买的,嗯,赫舍的糕点非常好吃,这点他不得不承认。

    想了想,傅宸拿过妈妈手上的其中一个大蛋糕,朝着那边跑过去。

    锦瑟站在原地没有动,含笑看着儿子的动作,他那能萌死人的西瓜头发型,随着他跑动的动作头发吹动,等他跑到了那个小女孩儿面前,挥手招过一旁的服务员,低声交代了几句。

    呼哧带喘的拦住他们的去路,傅宸抱着那个他双手都圈不过来的大蛋糕在小女孩儿面前站定,紫葡萄般的大眼睛忽闪忽闪: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“今天也是我和哥哥的生日,我可以邀请你在这里庆生吗?”傅宸看着那个小女孩儿,心里想着,她怎么这么漂亮,这么可爱,白嫩嫩的脸蛋儿,不知怎么的,他想起电视里的画面,情不自禁的想要低头亲她一口。

    他将手上的蛋糕往前递,真诚的说:“这个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,我妈妈说同一天生日的人是有缘的,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儿的脸上有显而易见的错愕,半天也没有去接面前的蛋糕,仰起头看了看一旁的妈妈,又回转视线到身前傅宸的脸上。

    池妈妈看着面前的小男孩儿,心下很是感动,这么漂亮的孩子,看他的气派应该也是哪个富贵人家的孩子,难得的是这么善良。

    小女孩儿笑了,对傅宸道:“谢谢,祝你和你的哥哥生日快乐,不过这个蛋糕,我不能要,妈妈说不能随便要人家的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傅宸赶忙说:“今天是你的生日啊,怎么能算是随便要别人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服务员已经走了过来,告诉他们楼上的VIP房还有位置,询问他们还是否愿意用餐。

    别人包场也只能包普通楼层,最顶层的三楼可是赫舍的高级VIP,池氏夫妻自然知道,可高级会员卡又是他们拿不到的。没想到面前这个小男孩儿有这样大的本事,看来和这个餐厅渊源不小。

    最终,池琪还是接受了傅宸的礼物,抱着大蛋糕,经过之前嘲笑她的女生的时候,既没有趾高气扬也没有去看她那难看的脸色,目不转睛的跟着爸爸妈妈朝前走。

    路过锦瑟的时候,池妈妈大概也明白了原因,感激的朝对方笑笑。对父母来说,没什么比完成孩子的心愿更重要了,更何况又是在生日这天,他们实在不忍看到女儿失望的样子。

    锦瑟拉着儿子的手朝外走,发现他比刚才安静了好多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等到回了车上,傅华年看着锦瑟手上的蛋糕,有些惊讶:“怎么只有一个?”

    锦瑟笑着指指儿子:“这得问你宝贝儿子,一会儿到家,估计寒儿有的闹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和傅寒吃一个就好了嘛。”傅宸恢复了之前调皮,抱着妈妈的脖子不撒手。

    心里想着,不知道还能不能再遇到那个女孩儿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池琪一路上都在不安,拽着傅寒的手打退堂鼓:“要不我还是不去了吧,有点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我家人又不会吃了你。”傅寒对她的担心不以为意,开着车安慰她,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。

    他俩第一次相遇之后的十二年再次遇到,那时他和一群发小去她学校玩儿,几乎是见到她的一瞬间他就认出了她,心里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那一年池琪十五岁,还在上高中,而傅宸已经十九岁,在上大学。

    当时的他,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,她更漂亮了,那么美,动人心魄,他一定要追到她。

    一年之后,傅宸赢得美人心。

    两年后,池琪考上大学,傅宸抱得美人归。

    今年她刚大学毕业,傅宸就带她回家见家长,这让池琪无比紧张。虽说他俩已经好了几年,可是现在见家长,是不是太早了点儿?

    一路上胡思乱想,转眼间就到了锦苑,池琪下车,看着眼前这座恢弘的庄苑,饶是平日里接触过不少二代三代,也仍是心下震撼。

    早就听说,京城傅家是军中有名的隐形富豪,今日一看,果然是非一般人家可比。

    傅家的人都很和善,特别是傅宸的妈妈,平易近人,一看就是很好相处的人,这让她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一家人用餐的时候,傅家老太太突然问了一句:“不知道池小姐的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,能不能抽出一点时间,两家人一起吃个饭?”

    似是怕池琪疑心,锦瑟接了一句:“***意思是,想要谈谈你们的婚事,想看看令尊令堂是否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万一被人误会说是想要打探家庭条件就不好了,门当户对,现在来说也不那么重要,只要孩子过的幸福就好。

    池琪感激的朝她笑笑,知道傅太太是怕自己听了傅宸***话吃心,轻轻说了两个名字。

    桌上有轻微的抽气声,傅家老太太笑着道:“原来是池教授和张女士的女儿,书香门第。”

    池琪的爸爸妈妈都是鼎鼎有名的人物,父亲是学术界的权威教授,母亲则是画坛相当有名气的画家,两个名字均是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气氛一直很好,池琪轻轻舒口气,总算是没有了之前的紧张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池琪突然对傅宸道:“坐在我对面的那个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二嫂。”

    池琪若有所思的点头,傅宸疑惑的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总觉得她一直看着我,好像有话要对我说的样子?”池琪也很是疑惑不解,她完全没见过她啊,怎么会那样看着自己?

    “算了,以后再说吧。”池琪停止乱想,转了一个话题:“还有那个非常年轻的女孩儿?是罗柔?”

    因为傅寒和傅宸是双胞胎,傅宸一般都直接叫他名字,更何况罗柔还比他小一岁,所以也是直接叫名字。

    傅宸恩了一声,对她道:“家里的妯娌中,可能就她最不好相处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。”池琪想起罗柔高傲的样子,心里想着可能她觉得是她们家配不上傅家吧,道:“她对我,好像不太友善,你说,她是不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家的门第啊?”

    傅宸淡淡一笑,说:“其实我们家,大嫂家世和她不相上下,她不会看不起她;二嫂虽然家世不好,不过有二哥护着,她也不敢放肆;三嫂家是小康家庭,她的确是有轻视之意,不过平时也不会表现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那我呢?”池琪着急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啊?”傅宸想了想,这样告诉她:“连奶奶都说你家世不错,她更是不会说什么,她对你有敌意,多半是因为以前她一直是家里最小的儿媳妇,现在你来了,奶奶和妈妈就不会最宠她了,心理不平吧。”

    池琪觉得他说的倒是很有道理,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经意间又想起那个漂亮的女人,她欲说还休的目光,让她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她嫁给傅宸,终于知道傅家二少夫人第一次见她为什么会是那样的表现了。

    傅宸的房里,摆放着许多她的照片,其中一张,是学校和海外有合作项目的高校过来交流时照的,里面有她和一些海外高校的人员合影。

    后来励飒向她问起那张照片,池琪如实相告:“他是那所大学的教授,听说是最年轻的教授呢,过来做学术交流的。”

    “二嫂,你和他认识?”

    励飒目光闪烁,似是陷入了纷杂的回忆中,闻言淡淡一笑:“嗯,我们是大学同学。”

    这么年了,子恒,你,是否也有了自己的幸福?

    隔云勿相望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呼,本文最后一个番外。

    囚婚6767_囚婚全文免费阅读_67第六十七章更新完毕!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w.xiaoshuosk.com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s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