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小说网 > 心有不甘 > 73心有不甘生活番外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73心有不甘生活番外

小说:心有不甘作者:随侯珠字数:13464更新时间 : 2014-05-09 12:23:44
    剧场一

    周商商和赵小柔合开了花店后生意一直挺好的,因为之前有失败的咖啡屋经营案例,周商商一直觉得自己没有经商天分,现在每天晚上回来看账本,学习简单的会计内容,突然发现这也是有趣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有一天她发现,花店的生意一半多都是韩峥介绍的,就像这几天几个大单子,s市博物馆、城西会展中心、市政府……

    敢情她一直都是在做政府生意啊?

    周商商:“为什么你局从来不从我这里订花?”

    韩峥一脸认真地看着周商商,轻笑起来:“商商,我们要避嫌。”

    周商商按着计算器抬起头:“十一,你真虚伪。”

    韩峥放下报纸走过来,他可以抱怨老婆每天忙于花花草草都快要忽略自己了吗?

    第二天,周商商接到一封订单,对方要999朵粉玫瑰,订单名字是牛皮糖爸爸。

    剧场二

    沈冰打了好几次电话过来,意思让周商商带着牛皮糖回家坐坐,周商商真的很少回宋家,韩峥也不喜欢老婆回这个娘家,鉴于宋家实在催了太多次,面子上过意不去,周商商和韩峥只好带着牛皮糖回了一次宋家。

    那天宋茜也在家,糖糖这个自来熟特别喜欢卖乖,在宋林生面前卖乖,在沈冰面前卖乖,走到宋茜跟前的时候,睁着大眼睛打着转儿,不敢卖乖了。

    牛牛是三个里面最懂礼貌的,宋林生问他什么就回答什么,一板一眼的小大人模样;皮皮呢,一直埋头吃着沈冰做的苏州糕点。

    周商商一直对宋林生不够了解,也真心觉得宋林生偶尔露出的祥和目光有些违和感,其实她和宋林生,虽然有血缘关系,却是真的没什么父女情份而已。

    回去之前,沈冰单独把周商商叫到小客厅里喝茶,其实也没什么事,就是听沈冰讲了一个故事,关于张琳,宋林生的故事。

    其实沈冰讲的故事跟周商商自己猜测得差不多,故事很简单,如果不是有了她这个意外。

    张琳和宋林生是一对根基浅薄的恋人,门不当户不对,分手后各自嫁娶,宋林生娶了沈冰,张琳嫁了周长安,张琳因为没舍得孩子,留下了她。

    周商商不是一个八卦的人,对自己父母的八卦更不敢兴趣,临走前,沈冰说:“其实你妈妈一直是你爸爸心里的遗憾,你应该多回来走动走动。”

    周商商没说话,笑着离开了,坐在车上,糖糖问妈妈:“妈妈,我们什么时候再来看外公啊?”

    周商商想了下:“明年吧。”

    开车的韩峥猛地轻笑出声,对糖糖开口道:“外公外婆有自己的生活,我们不能常常打扰他们,而且如果糖糖常常跑到外公家,爷爷奶奶可是会伤心的,糖糖想看到爷爷奶奶伤心吗?”

    糖糖赶紧摇摇头。

    剧场三

    三胞胎一向是耀眼瞩目吸引路人眼球的,牛皮糖四岁的时候,一家五口出口基本也不需要带外人了,以前出门也都还需要带个保姆看护应应急。

    牛牛皮皮会走路后就不爱大人抱了,糖糖相对娇气些,所以他们出门的情况基本是韩峥抱着糖糖,周商商牵着牛牛和皮皮。

    牛皮糖都喜欢必胜客的披萨,周末一家五口聚餐的时候,有两个女学生走过来,红着脸对韩峥开口:“可以跟你们的孩子合张影吗?”

    韩峥轻咳一声,看了眼周商商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因为女孩子,对拍照什么的比较喜欢些,糖糖两岁就会举着剪刀手喊茄子了,皮皮和牛牛就不爱拍照了,拍照的时候摆着脸,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样。

    女同学拿着苹果跟牛皮糖自拍。

    “茄子!”

    再来一张,“茄子!”

    “茄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商商抿了口咖啡,就是因为这样子,她特别不爱全家集体出门,太招摇了。

    剧场四

    网络上有牛皮糖的街拍照,点击率还不低,常常被各种论坛贴吧转发,韩父知道这事后,花了一个下午的时候有牛皮糖的照片的论坛全翻了一遍。

    然后注册了一个“白爷爷”的id,每到一个论坛,就在下面留个言:“真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孙子孙女,太可爱了。”

    结果根本没有人理会韩部长这条留言,韩部长被忽视了。

    晚上,韩部长特别在餐桌上提起了网络照片的事情,生气异常。

    韩峥开口:“明天我让网络有关负责任删除照片,的确很侵犯*。”虽然这样子说,韩峥还是满脸笑意,这叫什么,他真的没有秀幸福,只是幸福外露起来,藏也藏不住啊。

    韩父红着脸:“他们怎么都不写这是谁家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韩峥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商商:“……”

    剧场五

    韩首长每隔一个月回一次家,皮皮是最喜欢这位大伯的,常常问周商商:“妈妈,伯伯还有几天才回来?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情况,韩峥有点小吃醋。

    韩首长还有两天就要回来了,可惜回来的前一天,皮皮感冒了,挂了一天的点滴,平时最吵的娃现在沙哑着喉咙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糖糖拉着皮皮的手:“皮皮,你不会说话了吗?。”

    牛牛也关切地看了皮皮一眼。

    皮皮张张嘴。

    糖糖看了眼牛牛一眼:“皮皮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牛牛摇摇头。

    韩首长提早了一天回来,回来的时候皮皮正被韩母拉着强制性的喂药,捏着他的鼻子咕噜咕噜地给他灌了整整一碗清热的儿童中药。

    被中药苦的眼泪直流的皮皮委屈得不得了,韩母拍拍的屁股:“你伯伯回来了,就在前院呢。”

    皮皮立马笑了,眉开眼笑地往大厅跑去。

    韩首长还没有踏入家门,就看到门口玩格子跳的牛牛和糖糖,糖糖看到大伯回来,便立马伸手要抱。

    韩首长俯□子,每只手抱一个,将糖糖和牛牛都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糖糖讨好地亲了亲韩首长。

    牛牛:“妈妈说了,女孩子不能乱亲别人。”

    韩首长囧囧有神。

    糖糖要到梧桐树下玩摘叶子,韩首长就抱着牛牛和皮皮走到树下摘叶子,就在这时,皮皮跑了出来,立在门口,他张嘴,叫了伯伯一声,因为喉咙沙哑,声音发出来比蚊子还要轻。

    抱着牛牛和糖糖的韩首长压根听不到后面的蚊子声。

    皮皮苦着小脸看着伯伯和牛牛糖糖嬉笑的背影,泪崩了。

    剧场六

    鸭子和余佳怡终于打算牵手结婚,鸭子主动求的婚,在苏寅正的葬礼之后明白有些事错过就是过错,求婚那晚,鸭子对余佳怡说:“我不是苏寅正,你也不是周商商,相信我们会跟现在的周商商和韩峥一样幸福,说不准也能生个三胞胎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鸭子和余佳怡过来看牛皮糖,韩峥翘着二郎腿挤兑鸭子:“那么喜欢孩子,你们回家自己生去,还有,洗手消毒了没,别摸脸啊。”

    鸭子很恨地转过头,蹲□子捏捏糖糖的苹果脸:“糖糖,认我做干爸爸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韩峥坐在一旁凉凉道:“别太过分啊。”

    “干爹也可以啊。”鸭子望向糖糖,“干爹,干爸,你喜欢怎么叫?”顿了下,鸭子突然想到干爹这个词现在貌似有些变味,笑了下:“还是干爸吧,或者……义父也行……”

    韩峥:“……”

    糖糖:“……”

    糖糖欢乐跑到韩峥怀里,躲在自己爸爸怀里你,转过头,学着爸爸的样子,开口叫了一声:“小鸭子。”

    鸭子无语凝咽。

    韩峥得瑟地笑了。

    剧场七

    韩首长回来又给牛皮糖们带来了好多玩具,牛皮糖拿到韩首长的一堆玩具,便坐在一起开始瓜分了。

    皮皮抢着要自己来分玩具,结果是:“这是皮皮的,这是糖糖的,这是牛牛的,这是皮皮的,这也是皮皮的,这是牛牛的,这也皮皮的……”

    糖糖哭了。

    牛牛捧着自己的玩具全部递给糖糖:“糖糖,不要哭,我把我的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周商商看到这一幕,感动了,晚上召开了小型家庭会议,会议由韩峥主持,周商商作为发言人,严重支持了皮皮的霸道行为,然后展开了关于“小孩要学会分享”这一课题的教育,教育完毕后,特意表扬了老大牛牛。

    会议结束,由韩峥亲自分玩具,韩峥坐在中间:“这是牛牛的,这是糖糖的,这又是牛牛的,这又是糖糖的……”

    皮皮哭了。

    剧场八

    牛皮糖第一天正式上幼儿园,周商商看到坐在沙发上衣装笔挺的韩母和韩父,笑着说:“爸、妈,由我和十一送去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韩母:“那怎么行,牛皮糖的每个第一次我都要参与。”

    周商商转过头看韩峥,韩峥搂着周商商的腰,为难道:“人太多不好吧,会给别的家长造成不好的印象。”

    韩母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韩峥:“这样吧,我和商商不去了,你们来送牛皮糖。”

    韩父一把抱起糖糖:“爷爷送糖糖上学好不好?”

    糖糖搂着韩部长的脖子:“好。”

    卧室里,韩峥在周商商身上做着清晨运动,周商商狠狠得掐了韩峥一下:“韩十一,你不觉得自己这个父亲很不合格吗?”

    韩峥立马封住商商的嘴巴。

    谁能理解他的苦,昨晚做了三次,每一次都被前来敲门的牛皮糖打扰,男人这种苦,他能跟谁说?跟谁说?

    剧场九

    皮皮,吃饭特别慢,尤其是早上,非常墨迹,三个孩子里面,他是最不喜欢上学的一个,尤其是墨迹这一点,像极了小时候的周商商。

    吃早餐的时候,糖糖指着皮皮:“能不能吃快点,快点,快点!”

    皮皮熟视无睹暴躁了的糖糖,慢悠悠地吸着牛奶。

    糖糖望着韩部长,哭了:“爷爷,要迟到了,迟到了没有小红花了……”

    韩部长真的好犹豫好犹豫啊,一边舍不得糖糖哭,一边又担心皮皮真的吃不饱,接送孩子上学还真是一门技术活啊。

    剧场十

    牛

    牛是三个孩子里面学习能力最强的一个,还没有上幼儿园,大概就识了上千的字,周商商好几次考了考牛牛,发现他识的字真的不少。

    牛牛因为识字多,很多时候,周商商常常看到他拿着一本童话书一本正经地给糖糖念故事,当然,童话书里很多字牛牛也认不全,念到不认识的字,就略过,或胡乱发个音或胡编乱造地按照自己的理解念出来

    比如:“从前有个小牧童,由于别人无论问什么,他都能给出个聪明的回答,因而名声远扬。国王听说了,不相信他有这么厉害,便把牧童招进了宫。”这样一个故事开头,牛牛是这样子念的:“从前有个嗯~小牛孩,由于别人问什么,他都能给出个嗯~很好的回答,因而名声远扬。国王听说了,不相信他有会那么嗯~厉害吧,所以就把他嗯~叫进了宫。”

    糖糖半懂不懂地问:“什么是牛孩啊。”

    牛牛:“跟牛牛一样的孩子就是牛孩。”

    剧场十一

    牛皮糖上学之前周商商叮嘱他们:“有什么事就要告诉老师知道么?”

    牛皮糖们点点头。

    幼儿园早上第二节文化课的时候,皮皮举起小手,年轻的幼稚园老师示意皮皮站起来。皮皮慢悠悠地站起来来,再慢悠悠地开口:“老师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老师愣了下:“韩宗沛小朋友,还有六分钟就下课了。”

    皮皮:“可是老师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老师对上皮皮睁着的大眼睛,想到院长今天的特意交代,赶紧叫来另一位活动课老师,让她领着皮皮去厨房。

    糖糖侧着脑袋看着被领走的皮皮,羡慕地拉了的衣服:“牛牛,糖糖也饿了。”

    牛牛举起手:“老师,我妹妹也饿了。”

    老师泪奔了,韩家的孩子都没吃饱吗?

    糖糖被领走的时候,老师为了以防万一,特意问了问牛牛:“韩宗奕小朋友如果也饿了,可以一起去的。”

    牛牛摇摇头。

    老师心生一丝欣慰,还好有一个乖的。

    剧场十二

    牛皮糖没有出生之前,峥跟周商商设想过一个情景:“咱们孩子在学校肯定不会受欺负,一个被欺负了,其他两个肯定冲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结果幼儿园才上半个月,韩峥的设想的情景便成真了。

    事情的发展是皮皮跟市长的孙子起了冲突,牛皮糖平时在家里不见得多和睦相处,在外面绝对是心连心。

    当皮皮被中班的大个子堆到地上的时候,牛牛立马从后攻击,糖糖蹬着小腿跑到树下捡石头去了。

    晚上,周商商又召开了回忆严重批评了牛皮糖以多欺少的恶霸行为,韩峥拉着周商商打圆场:“商商,咱们以多欺少是不多,不过咱们也要看到那个小胖子以大欺小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小胖子,韩十一,请注意措辞!”周商商横了眼韩峥,“何况牛皮糖加起来都十二岁了……”

    韩峥眨了下眼睛:“可以这样子加吗?”

    剧场十三

    幼儿园要午睡,皮皮每次都睡不着,睡不着后特别喜欢欺负睡得一塌糊涂的糖糖,有一次他偷拿了一根画笔,等大家都睡着的时候,转过身来在糖糖两边脸上各画了三道。

    牛牛睁着眼睛看完整个过程,皮皮做完坏事,发现睁着眼睛的牛牛,对他嘘了嘘。

    牛牛点点头。

    皮皮藏好画笔,咯咯地笑了下,放心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午睡醒来,皮皮爬下小床,结果一路上每个人都指着他大笑,皮皮莫名其妙地摸摸脸,直至老师看到,带着他去洗了脸。

    看到镜子的时候皮皮哭了,牛牛在他脸上下了一盘五子棋吗?

    剧场十四

    幼儿班新转来了一位东北来的小朋友,虎头虎脑的小女孩,糖糖特别喜欢跟她玩,相互增收小礼物,我的娃娃送给你,你的发夹给戴几天。

    晚上,周商商在卫生间和保姆给牛皮糖洗澡,糖糖因为是女孩子,和皮皮牛牛是分开来的。

    脱光光的糖糖突然开口问:“为啥俺不能跟牛牛皮皮一起呢?”

    周商商瞬间泪崩,跑到韩峥那里:“我们的糖糖什么时候有东北腔来了?”

    剧场十五

    家里孩子多的好处不用跟其他家孩子比较了,自己家里排排名次都有一二三名,韩峥晚上陪牛皮糖做一会作业。

    幼儿班其实没多少作业,牛皮糖的作业就是写周商商专门给他们买来练字的字帖。

    糖糖写了一个“田”,然后拿给韩峥看:“爸爸,我写的好么?”

    韩峥摸摸糖糖的脑袋:“真棒。”

    皮皮写了一个“大”字,韩峥瞅了眼:“有进步。”

    然后又看了眼牛牛的“牛”字,真心夸赞:“牛牛写的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陪牛皮糖做作业的是周商商。

    她先是看了眼糖糖的:“韩宗苓,不要咬笔头。”

    然后是皮皮:“韩宗沛,注意坐姿。”

    轮到牛牛了:“你们要向牛牛学习,知道吗?”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w.xiaoshuosk.com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sk.com